行业

虚拟现实离“阿凡达”有多远?

字号+ 作者:有道理每天读本书 来源:有道理每天读本书 2017-04-26 12:42 我要评论( )

《黑客帝国》、《阿凡达》和《Tron》在展示真正的未来吗?我们的大脑可以分辨哪里是“真实”的终结,哪里是“虚拟”的开端吗?在数字化世界中,永生意味着什么?

虚拟现实离“阿凡达”有多远?

《虚拟现实》

各位书友大家好,欢迎关注有道理每天听本书栏目。 今天推荐的这本书由美国学者吉姆·布拉斯科维奇编著而成,虚拟技术是当前社会热议的前沿科学之一。在本书当中,作者让读者意识到虚拟现实可以存在于阿凡达之中,可以应用在智能穿戴设备之中,可以贯穿在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虚拟现实离“阿凡达”有多远?


《虚拟现实》

作者:[美] 吉姆·布拉斯科维奇



大约五万年前,能够被称为人类的物种,可能并不仅仅有我们现在自称为智人的这一支。世界各地都有从我们的原始灵长类祖先发展而来,然后在进化之路上与我们分道扬镳的人属物种。其中有一支生活在寒冷的欧洲区域,我们后来把他们叫做尼安德特人。


尼安德特人跟我们并没有太大差别,他们像人类一样生活在群落中,能够制造工具,拥有语言,狩猎动物。考古显示他们还有一颗比智人更大的大脑,按照规律,他们应该比我们更聪明。


智人很早就学会了虚构,智人最早的岩画上画着想象中的捕猎情景,智人的营地里,总会出现一些完全没有任何用处、单纯因为有趣或无聊而制作出来的玩具或工艺品。而尼安德特人却没有这些。他们营地里的所有东西都有用。他们很可能有一颗极为实用的脑袋,不明白抽象或者虚构是什么。而这可能正是我们最终胜过他们的原因。


人类的大脑会想象,这种能力让我们发明了故事和图画以及文字。我们虚构神灵和国王、宗教和政治、市场和交易,相信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,我们相信陌生人会说话算数,将事情交给我们并不认识也没有血缘关系的人。正是这种能力,让我们能够因为信仰同一个神灵,或者处于同样的地域而联合起来,最终从 150 人的聚落发展成了 70 亿人口这样的规模。


这可能是虚拟现实真正的、最早的发端。


最早的虚拟现实是故事,我们能够将根本不存在的东西编进故事里讲给人家听,同时也能相信其他人的故事里那些根本看不到、不存在的东西,无论是五里地外的一群野牛,还是高天之上掌管生老病死、打雷下雨的神灵。人类为了适应在非洲的大草原上生存,进化出了相信因果的能力:我们会将时间上相继发生的两件事情联系起来,认为后一件事是前一件事的结果,我们相信因果更甚于相关性。这并不奇怪,草原上的一点风吹草动,就算 99%的情况下仅仅是一场虚惊,只要有那么一次是潜伏的狮子,就足以要你的命。正是因为这样的思维方式,我们发明了一些并不存在的因果关系,比如神明或者鬼怪。我们相信它们的存在,假如它们不是真的,那也无关紧要。万一是真的呢?


对于故事的评价,有一个褒义词叫做活灵活现:观众仿佛亲临故事发生的现场。人类接收的信息,视觉接近九成。口耳相传的故事,最终还是希望亲眼得见,另一种艺术也就应运而生:绘画。最早的岩画画着动物和捕猎的场景,都是那些最早期的画家日常生活中看见的东西,属于某种意义上的写实。在我们发明了神灵以后,很快,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就进入了绘画:神灵、精怪,甚至还包括直升机和宇航员。


在技术上绘画变得越来越精细和拟真。文艺复兴时期的维米尔就是这样一个例子,他使用光学设备达成了近乎照片级的精细。而内容上,绘画却变得愈加天马行空,地狱与天堂,神灵与鬼怪都出现在了画家笔下。由于摄影技术的出现,绘画从模拟现实的重担中解脱出来,发展出天马行空的现代派。但是摄影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鸟——它诞下了电影这个子嗣。最早的电影是《火车进站》,人们看到一列火车轰隆隆地向他们开过来便四散奔逃,这与如今在虚拟现实头显中体验过山车时吓得放声大叫有何区别?


眼见为实的照片、电影以及 VR 头显都欺骗了我们,去相信并不存在的东西实际上存在。一个有意思的例子是治疗幻肢痛。很多丢失了一边肢体的人虽然知道肢体没有了,但是大脑仍告诉他们肢体存在,并且扭曲成了奇怪的姿态,十分疼痛。医生让患者戴上 VR 头显,患者同时也穿戴上一套动作感应设备,在虚拟现实中控制他已经丢失的肢体,让大脑相信自己夺回了对肢体的掌控,让幻肢舒展。


阿道司·赫胥黎1932年推出的长篇小说《美丽新世界》,这篇小说以26世纪为背景,描写了机械文明的未来社会中人们的生活场景。这本书中提到“头戴式设备可以为观众提供图像,气味,声音等一系列的感官体验,以便让观众能够更好的沉浸在电影的世界中。”


如果将1932年设定为幻想原点的话,那这意味着虚拟现实从幻想走入大众市场花了84年,足足四代人的时间,而书中所描绘的这款头戴式设备的原型图,直到23年后的1955年才设计出来。


距离1932年又过了31年,一位名叫雨果·根斯巴克的科幻作家在杂志《Life》中又对虚拟现实设备做了幻想,可能你对这个名字稍感陌生,但一定对中国作家刘慈欣凭借《三体》获得雨果奖这则消息十分熟悉,没错此雨果就是彼雨果,其被誉为科幻杂志之父。


VR设备已经更加具体并且有了名字——Teleyeglasses,当然这是个再造词,由电视+眼睛+眼镜组成,意思也很明确就是戴在眼睛上的电视设备,而这款头戴式电视设备在正面还拥有几个旋转式的按键,同时还有两个长长的大天线。


如果说上述两位先行者有何共同之处,或者说强加个派别认证,那毫无例外应该是科学幻想派,毕竟受制于当时的科技水平,不过就在Teleyeglasses概念提出5年后,计算机科学家IvanSutherland就开发了一款终极显示器——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
达摩克利斯之剑第一眼看上去与今天的VR设备非常相像,只不过在当时计算机还是巨无霸式的存在一样,这款设备也是分量十足,因此不得不把它和天花板相连从而减轻了其重量。
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虚拟现实是扶不起的阿斗?增强现实才是胜券在握

    虚拟现实是扶不起的阿斗?增强现实才是胜券在握

    2017-04-26 12:42

  • 虚拟现实产业:健壮还是虚胖

    虚拟现实产业:健壮还是虚胖

    2017-04-26 12:42

  • [太毒了]vr的颠覆,虚拟现实性爱产品来了

    [太毒了]vr的颠覆,虚拟现实性爱产品来了

    2017-04-26 12:42

  • 虚拟现实元年,云能做什么?

    虚拟现实元年,云能做什么?

    2017-04-26 12:42

精彩导读